位置:首页 > 家庭教育 >

过有道德的生态生活

作者: | 发布时间:2019-02-27 09

生态文明建设向纵深推进需要道德力量,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需要生态向度,两者共同指向公民生态素养。过有道德生态生活是养成公民生态素养根本途径,也是生态文明建设和公民道德建设共同目标。

生态文明建设依仗公民生活建构

生态文明建设是一项复杂系统工程,不仅依赖于科学技术进步,也依赖于与之相应法律法规、政策制度、社会体制、文化环境完善,但最为根本是依仗公民生活方式生态化转变。

生态文明是相对于传统农业文明、工业文明文明形态,需要公民形成与之相应知识结构、心理素质和行为模式,这些都必须也只能通过生态生活呈现出来。公民践行生态生活,是公民投入生态文明建设基本行为方式,是检验生态文明建设是否真正得到认同和践行基本标准。

“道者,日用事物当行之理”。让每个人都成为生态环境保护者、建设者、受益者,将尊重自然、顺应自然和保护自然生态文明理念在当下、日常生活体现出来,是生态文明建设内生机制以及持续深入推进必然路径。党十九大报告倡导简约适度、绿色低碳生活方式,提倡开展节约型机关、绿色家庭、绿色学校、绿色社区等绿色创建行动,都是将生态文明理念指向了单位、家庭、社会等具体空间中公民日常生活建构,使生态文明建设成为公民日用而不觉、人人能够拥有也人人能够践行生活方式。当然,生态文明建设还要利用图书馆、文化馆、科技馆、博物馆以及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等对公民开展“场馆教育”“地化教育”,并结合世界环境日、世界地球日、世界水日、全国节能周等重要节日开展专题教育,这些都要成为公民生态生活重要组成部分。

对习以为常行为进行生态规范,重建公民生态生活,不仅能让每个公民真正参与到生态文明建设中,从而改变当下生态环境保护工作行动缓慢、参与面窄、参与度低状况,也能使生态文明思想根植于心,调动公民亲近、关爱自然本能和情感需求,激发中国传统生态文化中生活智慧。

公民生态生活需要道德关照

“道德力量是无穷”,这不仅是因为道德力量能彻底改变人行为方式,还因为道德作为人与终极意义相关联中介,将人与人在价值观上紧密联系在一起。

生态生活不是简单、浅层、形而下环境保护,而是当人们在生活中面临与自然利益冲突时候,承认、尊重自然内在价值,能够进行准确道德判断,通过坚定道德意志,作出正确道德选择。道德理念和道德规范指导下生态生活,其主要目就是使公民生态行动走向自觉自为。

一切道德都无法从人生活中剥离,只有关照生活才能体现真正效用和价值。道德关照是生态生活题中之义,因为“只有一个大气层”,每个公民生态权利都与他人密切相关,任何人对生态环境破坏都是侵犯他人环境权利不道德行为。公民通过合理消费获得对物所有权,这本身不涉及道德判断,但奢侈浪费和不合理消费是对有限自然资源掠夺,是对属于他人、子孙后代资源强行霸占,并在全球留下了大量“生态足迹”,因此是不道德行为。公民参加各种环保公益组织,其背后道德价值是人类在对自然生态严重破坏后,必须作为道德代理人对自然履行单方面照顾,履行非互惠性责任,这是对当前生态环境危机补偿正义,也是促进生命共同体完整、和谐价值追求。

当前,我国生态教育还停留在对公民生态行为呼吁阶段,公民生态生活缺乏质感,很难全方面、持续推进。这需要通过生态道德教育及公民生态道德修养,为生态生活提供价值支持和精神关照。只有依靠道德力量才能使浅层环境保护走向深层生态文明建设。

公民道德品格养成离不开生态生活

当前,我国道德领域存在道德失范现象比较突出仍然是拜金主义、享乐主义和极端个人主义,其根源要追溯到工业文明以来人与自然之间相处方式。极端人类中心主义将自然看作满足自我利益工具,对其掠夺、征服,以满足个人贪婪物质需要。人道德判断作为思维方式在指导行动时具有一致性,人与自然相处模式迁移并不断影响人与人、人与社会交往。我们很难想象一个尊重呵护自然环境、关爱照顾其他生物人,会对社会和他人冷淡无情;也很难想象一个唯利是图、为了获得一己私利不断占有和排放自然资源人能对社会和他人保持关爱并对后代具有强烈生态责任感。因此,通过生态道德建设调整人与自然关系,不仅是生态文明建设需要,也是全社会道德建设需要。

目前生态道德只是作为社会公德一部分,且具体化为“保护环境”,这是不够。习近平总书记在《推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重要文章中,提出“培育生态道德和行为准则”,并将其归于“加强生态文明建设必须坚持原则”。这是党中央在生态文明建设形势仍然严峻情况下,对道德力量参与生态文明建设高度重视。生态文明时代需要重视生态道德培育,不仅要将其纳入公民道德建设体系中,还要赋予其重要地位。

正如亚里士多德所说,“我们通过做公正事成为公正人,通过节制成为节制人”,那么我们必须通过过生态生活,成为生态文明时代需要生态人,成为生态文明时代公民道德建设需要合格公民。过有道德生态生活,既能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进程,也能促进精神文明建设,两者共同作用,成为时代新人精神演练。

公民生态生活并非只有牺牲和奉献生活,而是能够触手可及日常生活。生态生活需要减少对自然资源占有和排放,过一种节俭生活,需要每个公民从这个世界轻轻走过,仅占用需要占用资源。“俭以养德”理论逻辑,就是通过减少对物质占有,控制自身欲望,这种限制过程,就是公民道德品格形成过程。生态生活需要每个公民从环境保护走向积极生态修复,在此过程中反思自己生态足迹,以代际公平和他人环境权利以及新平等观去选择与自然相处方式,此过程中道德主体感受到存在责任和价值,从而形成崇高和有尊严道德人格。

只有生活才能淋漓尽致地投射道德主体精神状态。让生态道德根植于公民日常生活,让日常生活成为公民生态实践,最终通过习惯养成转为指导公民生活思维方式。此时,道德个体不再感到约束和限制,而能体验到愉悦和幸福,全社会生态良知和生态智慧就此形成。生态道德形成过程,也是精神文明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深度推进过程。

(作者单位:南京晓庄学院教师教育学院)

《中国教育报》2019年02月21日第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