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民办教育 >

“双师型”教师队伍如何打造

作者: | 发布时间:2019-02-27 09

  视觉中国供图

  近日,《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的出台,一如滚滚春雷起萌蛰,将迎来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的时节。方案的一大亮点便是把加快标准化进程作为打造职业教育体系软环境升级版的关键举措,推出了一批制度标准,其中包括职业院校师资队伍建设标准。

  方案明确提出,多措并举打造“双师型”教师队伍。从2019年起,职业院校、应用型本科高校相关专业教师原则上从具有3年以上企业工作经历并具有高职以上学历的人员中公开招聘,特殊高技能人才(含具有高级工以上职业资格人员)可适当放宽学历要求,2020年起,基本不再从应届毕业生中招聘。到2022年,“双师型”教师(同时具备理论教学和实践教学能力的教师)占专业课教师总数超过一半。

  如此规定,对职业院校来讲意味着什么?教师的门槛是否更高了?目前职业院校的在职教师又将何去何从?校企合作又将碰撞怎样的火花?记者采访了职业院校的相关负责人。

  “双师型”教师需文件来细化

  在看到方案这一规定时,无锡科技职业学院校长孙兴洋感觉仿佛看到了职业院校师资队伍真正“双师型”的曙光,因为只有这样,职业院校技能教学水平的提升才有可能。

  在孙兴洋看来,职业教育作为培养技能人才的一种类型教育,教师除了要具备一般教学能力,还应具备工程实践能力(企业岗位项目实践能力),但“双师型”队伍建设一直没有找到解决的有效办法。“在以往职业院校教师招聘时,对学历要求是首位的,同等情况下有企业工作经历的优先。我们每年招聘时还有意识地安排招收有3年企业工作经验的老师,但实际应聘者中有工作经历的比例很小,最终聘用的大多数仍是应届毕业生。

  在这些从校门到校门的教师中,硕士、博士大有人在。毕竟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规定,取得高等学校教师资格,应当具备研究生或者大学本科毕业学历。眼下已有大量硕士、博士进入职业院校,而这种趋势,也正是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大学原党委书记孟庆国担忧之处,“再不规定,职业院校教师队伍的来源就出问题了,大量的博士生进了职业院校。可是职业院校是培养技术技能人才的地方,博士能承担这里的实践教学吗?他们愿意学吗?愿意教吗?这些都是问题”。

  比如,石家庄铁路职业技术学院目前任职教师中,硕士及以上学历占比91%,其中博士占比14%。该校书记刘明生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以往职业院校教师招聘学历上一般要求硕士及以上学历,这几年博士的数量和比例在增加。不过为提高教师“双师”素质,他所在的学院近几年在招聘中已开始从学历向实践经历倾斜。

  因为刘明生发现,高职院校招聘的教师大多都是高校的应届毕业生,结束学校学习便开始来校任教,实践技能基础很单薄。“为了提高教师的实践技能,学院每年拿出60多万元专门支持教师去企业实践。尽管这样,毕竟只是每年个把月的实践时间,在系统熟悉基层生产、历练过硬实践技能上和预期是有差距的”。

  “当前,职业院校的进师资几乎全部来自研究型高校,自身技能水平较低,也无法有效胜任技能部分的教学任务,只能‘黑板上开机器,PPT上讲工艺’。”对此,孙兴洋也很无奈,“学校想将他们培养成为双师型、教练型师资太难,成本也太高了。像职业教育发达的德国,职业院校进教师要求具有5年以上的企业实践经历。所以,方案作这样的要求不是没有道理。”

  在孟庆国看来,方案对教师具有3年以上企业工作经历的要求并非是教师的门槛提高了,而是就应该这样规定,这是符合职业教育的特征的。“职业院校是种类型教育,哪怕科研,也是要面对生产一线,解决生产一线难题。研究型大学、综合型大学大部分的科研导向不能再延续到职业院校”。

  但怎么才算有效的“3年以上企业工作经历”?“3年以上企业工作经历”是在企业待过3年即可,还是要求在技能岗位上任职3年?孟庆国认为,关于这部分的要求需要有进一步的文件来细化规定,“因为工业、农业、制造业等每个相关专业之间都有差异,教师的企业经历应该与所教专业直接挂钩,是能够从事那个领域的实践教学,而不是在企业待过就行。所以相关规定需细化到每个专业”。

  应聘职教教师更难了

  方案的出台可以说明确了职业院校教师队伍改革发展的路线图,对学校来说有着很积极的意义。但对于应届毕业生来说,此后应聘职业院校的教师是否更难了?在现有的职业院校教师队伍中,又将激发出哪些化学反应呢?

  方案提出,“2020年起基本不再从应届毕业生中招聘”,在刘明生看来,这对师范院校应届毕业生的个人成长规划、实践能力等方面都有了更高的要求,相比原来从院校直接到院校,是更难了。“但如果师范生在校期间就由用人单位、有关合作企业和毕业生本人签订多方协议,提前对其进行企业实践等方面的规划设计,有目标地来进行教导培养,应该能更好、更有效地奠定其为师基础”。

  “许多应届毕业生刚工作时总体上职业选择指向性不太明晰,甚至是麻木的。经过3年工作后,他们会对个人的职业生涯发展有一个更现实的想法,如果此时再去应聘职业院校教师,一方面职业倾向更加清晰和强烈,同时又具有了一定的工程实践能力,将更能胜任教育教学工作,更会有职业的成就感。”孙兴洋认为这对应届毕业生来讲,未必是件坏事。

  日照职业技术学院院长冯广坦言,今后高职院校在教师招聘中必然会减少普通高校应届毕业生的比重。“这可能会让有的普通高等院校应届毕业生有所压力,但也为更多适合的人才敞开了从事职业教育的大门。他们有了企业职场经历后,再主动转行到职业教育,工作能力和工作意愿得到了双重强化,能够更好地胜任专业教师的岗位要求”。

  在近日教育部举行的闻发布会上,教育部教师工作司副司长黄伟也曾表示,接下来将聚焦“1+X”证书制度开展教师全员培训,以培育一批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培训教师。其中,包括全面落实教师5年一周期的全员轮训,探索建立教师为期1年的教育见习和为期3年的企业实践制度。实施职业院校教师境外培训计划,分年度、分批次选派职业院校骨干教师校长赴德国研修,学习借鉴“双元制”职业教育先进经验。

  另一方面,冯广想加大对企业中的能工巧匠的选拔、聘任。“我们现在恰恰缺乏有实践经验、技术能力强的企业工人师傅,下一步可能在这一块上要有重要突破,那就是突出能力导向,不唯学历凭能力,主要看他的技术水平、业务水平行不行,这可能是学校将来的一个导向”。

  “当然,不一定所有老师都是‘双师型’教师,这在目前不现实,也不需要。但学校专业核心课程、进行核心岗位能力培养的老师一定要是‘双师型’教师,所以教师要进行分类分层的管理。”在冯广看来,在过渡阶段,双师结构的教学团队可能更为实际一些,即由一部分理论教学能力较高的老师和一部分具有实践经验的老师共同构成,强调团队的协同互补。

  “目前来讲,老师现在不能达到‘双师型’要求,那么就抽时间去企业锻炼,但不能所有老师一下子都去了。从眼下来看,只能一部分学校老师来上课,一部分聘请企业师傅来兼职,一课双师,分工协作,共同完成教学任务。如此一来,就会过渡到我们更为理想的状态。”冯广说。

  校企共建共育是关键

  那么问题来了——让职业教师去哪些企业进行锻炼、培养?又如何让企业的能工巧匠更愿意来到职业院校任教?

  “‘双师型’教师的培养关键是教师在提高理论教学能力的同时,能有合适的企业给老师们提供工作、实践的机会,使他们有机会不断提升实践技能。”刘明生认为,“双师型”教师队伍建设的关键是“校企共建”,所以“教师培养培训基地”的建设和校企深度合作共育,对建设一支政治素质好、业务水平高、实践能力强的“双师型”教师队伍来说就尤为重要。

  但入职的教师要求有3年企业工作的经历,“是不是就这3年就足够呢?就是‘双师型’教师了呢?我们要面向企业一线培养技能人才,而生产一线的技术、工艺、技能是不断更升级的,老师们要到生产一线才能学习、掌握,所以学校和企业建立一种动态的双向交流机制很有必要,而且不可替代,这是职业教育保证质量的根本所在。”孟庆国说。

  除了让教师到生产一线去,如何让生产一线的能工巧匠来到院校任教也是个问题。以往冯广也尝试从企业聘任兼职或专任的教师,但他发现这其中的问题也不少,一是学校的待遇和企业相比不具备竞争力,有的工匠并不愿意来;二是,如果企业工人愿意来学校兼职任教,那如何协调企业的工作?企业又是否支持?三是时间问题,一般而言学校的课程设计相对比较固定,能否与企业工作的时间灵活对接也是个问题。

  黄伟曾在发布会上表示,将建设校企人员双向交流协作共同体。建立校企共建的100个教师培养培训基地和100个教师企业实践基地。职业院校、应用型本科高校教师每年至少1个月在企业或实训基地实训。完善“固定岗+流动岗”资源配置机制,支持中职、高职、应用型本科高校聘请产业导师到学校任教,遴选、建设兼职教师资源库。

  不少职业院校负责人认为,如果能让这些利好政策落实生根,还需要以相关配套的政策保障,以市场的手段来调动企业的积极性,给参与共建的企业以更多实在的实惠。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孙庆玲 实习生 王艺霏 来源:中国青年报